--/--/--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9/05/24 (Sun) 起始点

佐證。
愛總督愛生活。
其實我更愛鬆陽老師。

(校對無能,錯字請腦補or自願來幫我校對?)

三个年轻人围住一个老旧的深色头盔。头盔正中分别向延伸出两个新月形状的角,外层甚至是裹上了耀眼的陈淡黄色铂金。阪本辰马正拿一块算不上干净的白布用力擦拭着。
“毕竟是防身护具,还是不要过分节省。”长发的桂小太郎端正笔直的跪坐着说。
“太土了吧!”银时露出蔑视地眼神,“你是在模仿战国名人,需要给你画一个‘爱’字在头上吗?”
“爱?哈哈哈……听起来不错的样子,就画在正中的位置吧。最好用金色的油漆。”
“喂、喂!你还当真了啊?真按照你的要求画上去,我、假发和高杉不是每个人都得弄个土不啦叽的头盔回来,分别写上‘天、地、人’!?门外的小分队的队长们脑袋上也得写‘风、火、山、林’?拜托你扰了我们吧……假发,你也说点什么啊,难道你愿意在脑袋上画‘天、地、人’吗?”
“不是假发是桂——‘天地人’的话我也没有特殊偏好,不过‘日本黎明’四个字可以考虑一下。但是,可以不用金色的油漆吗?那种颜色不太适合我的风格。”
“金色明明是‘看起来就很富有’的象征啊,还可以当成是星星的光芒!”
“什么叫做‘可以当成是星星的光芒’啊?笨蛋辰马你的白痴病又犯了,病入膏肓了你没救啦!只有你会喜欢这种充满铜臭味的颜色!像我就只喜欢有品位的草莓牛奶颜色——假发,你一付事不关己的死蠢样子坐那干嘛?你以为‘日本黎明’那么长写得下吗?你不如把头发剃光,后脑也贡献出來写‘日本黎明’吧!这样就不需要头盔了。”
“不。写在头盔上比较有气势。”桂认真严肃地反驳。
“什么比较有气势?假发你完全理解错了气势的概念吧!按照你的说法大家都把家乡老妈用的炒菜锅顶在头上,光凭气势就能一口气吓跑天人和幕府的家伙了吧?”
“哈哈哈,炒菜锅吗?不错哎,很有‘攘夷最终大决战’的气势啊。”
“唔……依照队士的数量计算,应该需要不少买锅的成本吧?辰马你算一下……”
“喂!你们两个白痴在那里认真个什么鬼啊!顶着平底锅去砍人这种事情有个什么狗屁气势啊?难道是‘老妈因为接电话不小心把牛肉饼给煎糊了’的气势?!”
“怎么说都是最终大决战,用炒锅也很有大和魂的特色啊。”
“假发你脑袋里的大和魂就跟‘焦的牛肉饼’一个级别吗?”
“不是假发是桂——认真说起来的话乌冬拉面比较有大和魂。”
“喂喂,乌冬拉面其实是‘无辜拉面’吧?谁会把拉面顶在头上去打仗啊?”
“哈哈。乌冬拉面也不错哎。”
“不错个鬼啊!笨蛋辰马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改不管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用这种的态度来称赞的白痴态度?难道你们两个都是认真的想顶着乌冬拉面吗?喂喂,不会有这种事情吧不会有这种事情吧?”
三个人之间的无聊争执莫明趋向于白热化,完全忽视了正在屋里休息的“其他人”。
高杉晋助毫无预警扯开拉门,过分粗鲁地对待把门上糊着的白纸震出了嗦嗦地颤音。
“哈哈,高小杉终于起来了。”
三个无聊的家伙同时朝拉门转过头,辰马像小孩子那样大力摇晃着手臂笑嘻嘻地跟靠在门边的人打招呼。
高杉晋助点点头。因为睡眠和点头的关系遮住左眼的绷带有些微松落地垂了下来。他伸手抓起丢在旁边的紫色外裳,朝着玄关走了过来。
“高杉,你的眼睛怎……唔唔……”
不会察言观色的大嘴巴银时被辰马双手强行捂住了嘴。
银时大力扯着辰马的手臂,却不知道辰马哪来的力气一幅死都不松手的鬼态度。
“唷哈哈哈!我就说高小杉不会有事的!”辰马的笑声充满莫名其妙地说服力。桂端坐在玄关的正中央,扬起头来望着高杉。
“看来是彻底康复了。”
高杉晋助直盯着桂那头超过腰部长度的头发,有一瞬恍惚想起什么,把桂小太郎误认做别人,刚想伸手确定幻觉的真假,身体本能就终止了定格在记忆里虚像。
再不会有穷途末路后的绝地逢生,也彻底丧失了背水一战的奇迹念想。
他的攘夷,他的敌人,他的鬼兵队,还有那些自称同伴的家伙都在弥漫硝烟中失去了踪影,渺茫的前路使诸人愁云压顶——这便是攘夷。被为之战斗的东西重复背叛,依然必须战斗,被为无数众多的死者铺陈胜利,幸存者沉痛扼腕却还是挥动着手中的刀。
高杉晋助抖开手里拿着的深紫色衣裳披上后背,双脚前后踩进摆在玄关的木屐里,粗鲁地扯开了玄关的大门。
“要出门?”辰马问。
“要去哪?”桂问。
高杉没有开口。
银时在这个时候掰开了辰马捂住自己嘴巴的手。
“你们俩是他老妈么?”
辰马和桂看看高杉又调转视线看着银时。
他们明知道要发生什么,但是不能阻止。不是不想,而是不能。这种时候是亲人反而比较好,至少有充足的借口可以制止他。
“喏,拿着这个。”银时把用绳子系上的棕叶片包递给他,“这是假发做的咸饭团,我不喜欢吃咸的。”
“——不是假发是桂。”
银时的手在空中滞留了很长时间,最终高杉晋助接了过来,迈出玄关。
“高杉。”
银时再次叫住他。
高杉疑惑地回过头来。
银时有些尴尬地搔搔天然卷的头发,眼睛看向天花板上的蜘蛛网。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高杉肩上被风微微鼓起来和服。耀眼的明黄与华贵的深紫,眨眼叠成一簇花海。大朵大朵的艳丽的花纹装点在深紫色的袖口和衣摆上。仿佛随时湮灭,却又惊心动魄。让看到它的人都难以自制地从心底悸动起来。
“总督。早。”一个蹲在院子里的队士站起来鞠躬问好,稍远一些站在院子四周担任警备的年轻队士们在听见第一声问候都回过头来对着高杉晋助鞠躬。
“总督,早上好。”
高杉如同惯例般没有作答。
多年以前,这里是攘夷之战的起始点,也是他们的起始点。攘夷战争逐步趋向于劣势后,为首的三人执意把尚有战斗能力的队士全部集中到这儿,孤注一掷,最后一战。
其实,应当做出决定的是“四个人”,但却只有三个同意——他、桂和辰马。
反对的是银时。
银时说。把人都聚集到一起,如果失败了大家都会死。
一定还有更好的方法。结果不该是这样。
银时没有说错。
桂明白。
辰马明白。
他也明白。
但是……
但是,但是他们必须战斗。
他们早已站立在诸多的同伴尸骸之上,不可以就此退怯,不可以放过那渺茫的可能展现在他们眼中的期望。
 
临时居所外都是高杉晋助熟悉的街道和人群。虽然因为战火的侵袭多了各种斑驳的痕迹,但景物的本质没有丝毫的改变。甚至是当时的空气中干净清爽的味道,也是依稀可辨。
街道上很热闹。都是十七八岁上下,或者更年轻的孩子们。
高杉晋助从他们地面前走徐徐穿行而过。
“总督。”
“总督。”
“总督。”
很多人跟他打招呼。
他踩着木屐沿小路走,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穿过铺着石板的街道中央,沿路来到一个废置的私塾门前,看见残破的建筑瓦砾堆积当中矗立着一棵被焚烧过的樱花树。
晋助。
他恍惚地听见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悦耳的声音穿梭在樱树残留的光裸枯枝上。
晋助。
幕府喊他逆贼。
天人喊他无能的武士。
辰马喊他高小衫。
银时和桂喊他高杉。
队员们则尊称他总督。
只有一个人会直接喊他的名字。
晋助。
 
晋助。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只是个那么高的孩子。
跟其它没有亲人的孩子一样,长得非常瘦小。
可是看见你的眼睛,我就知道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你眼底熠熠发亮的不是期盼和希望这类普通的东西。
跟辰马不同。他不受束缚。
与桂也不同。他有期待未来的信念。
而银时,却只相信自己的剑。
对于剑,你也同样相信。
区别在于。
银时相信剑能保护自己所有的同伴。
而你不是。
所以,你跟银时完全不同。
 
晋助。
你眼底有只极力克制却依旧可以颠覆所有的猛兽。
开始的时候,它还是一只没有利爪的幼兽。
可随着你窥视整个世界的真相,使它得以急速地成长起来。
 
当高杉晋助的手掌抚上樱树焦的残骸,这些模糊地声音却整齐地沉寂了。
像被现实碰触的虚假表象,薄如蝉翼,触则即碎。
高杉把碰触过樱树表皮的手掌凑到自己面前用力嗅了一下。
那种植物被灼烧后携带地特有焦味顺着鼻腔冲进眉心。开始极不习惯,等到它经过脑中的神经,整个人仿佛被药品麻痹过后,带着颤栗地钝痛感。
高杉晋助把目光投向烧焦的樱树旁,那里有一块翻新过土堆,异样违和的高出地面几寸,佐证着不久前被彻底埋葬掉的存在。
当高杉醒悟过来某个人对自己意味着什么,那个人却已经消失在敌阵当中。
从他左眼流下来的不是眼泪。
是血。
他半张脸上都是血。
却根本不疼。
就像受伤的根本不是他的左眼,而是位于自己身体内其它的部分。
如同樱树被焚烧得只剩下它原始的枝干形态。他不断挥斩下手中的剑,叫嚣着所谓的复仇,让自己的血混合着敌人的血,还是有他无法对抗的东西。
 
晋助。
你必须直视自己心中的猛兽。
你必须战胜它。
教给你剑术不是为了让你强大起来,而是为了让你正视自己。
 
晋助。
你不要看轻这个世界。它远比表面上的真相要复杂上千百倍。
 
是的,松阳老师。
这些他都明白。
这些他从未忘记过。
 
可是。
高杉晋助要的不是这个世界。
而是一个人。
 
高杉晋助要的从一开始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
只是一个人。
 
高杉晋助靠着坟堆旁边的树干滑坐下去。
明亮出黄色和眩目的紫色衣摆扫到了地上的泥土,混合着墨色的碳屑。
他就着沾上了碳屑的手打开银时递给他的棕叶片包,抓起饭团缓缓地塞进嘴巴里像是咬碎什么似的用力咀嚼。
 
松阳老师。
那不是我心中的猛兽。
那是我的本能。
 
松阳老师。
没有你的世界这是最后一次。
我将让它回到起始点。
我不再需要和自己的本能战斗。
我要把这只野兽放生野望。
我要毁灭自己窥视的一切。
毁灭这个世界。
 
所以,这是最后一次。
坂田银时。
桂小太郎。
阪本辰马。
这场名为“攘夷”的困兽之斗。
就此道别。
我将独自一人,会用自己的方式,来战胜这个世界。
 
——END——

同人糟糕 | trackback(0) | comment(0) |


<<远方的天空 | TOP | 旅游必须>>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ciulid.blog72.fc2.com/tb.php/6-a8cd6c13

| TOP |

正在戰鬥

本站LOGO↓↓↓推薦直連

[銀魂]攘夷中心本,正式開催。

[蟲師]死蠢認真本,繼續跳票。


狗屁不通

Ciulid

Author:Ciulid
人生真的太痲煩了。

ciulid★gmail.com(★-@)

死蠢入髓

便捷敲擊


傳送通道

失物招領

敲擊這裏抓走此盃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