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9/05/20 (Wed) 曙光

佐證。
死蠢是終身製。
我很愛天然捲,但是我討厭自己是天然捲。最重要的是:主綫視角是個嘛玩意?早點死了算!

如果有错别字……呃,请发挥想象力。)

“哈哈。打起来了。”
色卷发的小鬼头笑着说。
另一个银色卷发的小鬼头翻着眼珠用眼白看他。
“辰马你脑袋坏了吗?”
就在他们面前的泥地上有第三第四号两个小鬼扭打在一起。一个是发的刘海太长而且因为打架、疏于整理等理由乱得一塌糊涂,粗略看去脸部只剩下嘴巴和小部分的脸颊还露在外面的长发小鬼。单就发型来说他的样子绝对像是午夜准点会从有直播画面的盒子里爬出來的贞子姐姐一样。另外一个看起来跟一般脏兮兮的小孩没有区别唯独眼神凶恶得夸张地小鬼用力拉扯着长发小鬼的头发,同时脚上大力踢着对方。当然,长发小鬼也并不认输,他试图挽救自己头发的同时,还给了对方的脸上好几拳。
“这种情况下怎么都不应该用‘哈哈’这个语气词做开头吧。辰马真脑袋坏了吧坏了吧而且还坏的很严重吧,你看你吃东西的样子都不受脑袋支配了,把草莓蛋糕的支配权移交给我罢,等你脑袋恢复正常的时候我会把包装纸还给你。”
在这样“合情合理”的说辞下,笑地傻兮兮的发小鬼并没有跟他的脸一样傻到上当受骗。
“哈哈哈哈,你看有UFO。”
“UFO那种东西在乡下比牛的便便还要普及啊,喂!你不要以为你提到牛的便便就可以把草莓蛋糕拿走了啊。”
在他们讨论草莓蛋糕所属权的同时,那边的贞子小鬼头和眼神凶恶小鬼还在对殴。
“这种时候随便一个有良知的人类都应该去劝架吧,辰马你应该去劝架吧,我帮你拿着草莓蛋糕。”
“哈哈哈哈……”
“你还是人类吗,我真为跟你生为同一种生物感到羞愧。我很羞愧你明白吗?你的表情是在说情愿放弃身为人类的权利也不情愿交出草莓蛋糕吗?我怎么会认识你这样的人啊真是我的耻辱。什么?你说让我去劝架,怎么可能啊,我脑袋里所有的神经只受草莓蛋糕和糖分的支配啊,这个恰恰证明了我是一个合格的人类啊!哎哟……好疼啊——”
罗嗦的银色卷发小鬼终于闭嘴了。仿佛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东西袭击他的脑袋就凭借着偷糖果学得的防身术抱着脑袋原地蹲下来(这算哪门子防身术啊喂!),盯着那双属于成人的穿着干净白袜和木屐的脚。
辰马扬起头来试图看清敲了金时脑袋的那个大人,结果自己的脑袋也挨了大力的袭击,只好闭眼抱头跳着疼了半天,根本无暇顾及出手打自己的那个大人是个什么长相。
“哈哈,金时,我也被打了哎。”
“辰马你脑袋被敲坏了吗,根本没有金时这个人吧,而且这种现状没有什么好值得骄傲的啊。”
“什么骄傲啊?”
“不值得骄傲的话你高兴个什么劲儿啊!还‘哈哈’个什么‘哈哈’!”
“有什么关系啊哈哈,金时是个不错的名字啊。”
这两个小鬼虽然被敲打了脑袋,却抱头蹲在一起继续口头上的争执。
“不对。是我的错。算我错了。我明白你的脑袋就从来没修好过。”
他们被一个大人给暴力对待了,这种没什么可骄傲的状态下为什么辰马这个笨蛋还在笑呢。
银时无法理解。
大人都是这样暴力的吗?
银时同样无法理解。
“为什么不阻止他们?”
头顶上传来的声音以及同时响起地另外两道成人拳头大力敲打在小鬼脑袋上的空响声。
银时和辰马偷偷睁开一条眼缝朝那边望过去,看见一个穿着干净平整和服的背影。
为什么会是干净平整呢。银时当时曾经绞尽脑汁去想,但是没有读过书的小脑袋什么都想不出來。所以,“平整”这个词汇跟“干净”組合在一起应该是一个小鬼能对大人最棒的称赞吧。
“适可而止吧,你们两个。”
那个大人说。
因为各自脑袋上都挨了一个拳头,第三第四号小鬼互相殴打的动作出现了一瞬短暂的间隔。不过这个短暂的间隔连银时这样的糖分党都吃不完一口圣代,之后眼神凶恶的小鬼就着一只手还在抓拉着贞子发型小鬼的头发的姿势,而贞子小鬼也不甘示弱的抓着眼神凶恶的小鬼的领口,拳头直线朝对方的脸上招呼过去。
“真是一群精力旺盛地小鬼啊……”
那个大人开始像喃喃自语那样的嘟囔着,再次同时抬起了双手。
完了完了。
银时心想。这个大人马上就要发火了吧。就像他偷草莓糖果时遇到的便利店打工仔那样抡起柜台上的饮料罐直接丢过来,或是草莓牛奶饮品店的大婶那样用拖鞋做大规模杀伤武器,也可能像点心工坊老板那样直接用手臂粗的擀面棍敲他……所谓的大人对待他们这些小鬼,从来都是拳脚相向。
——只要反抗,那就拳脚相向。
反正小孩都在生长期,骨头自然也长得很快,“一两个小伤口肯定会飞速愈合吧”,“打断的骨头之后就会自己好掉吧”,“打肿的脸颊明天就会自己消肿吧”,就算门牙不小心被打掉,也会在几年以后长出新的牙齿。
那个时候,开口说话就不会有风从空缺处来来去去,自己也就成长为大人了吧,也就可以用同样的方法对待其它的小鬼。
——就像是一条两端被衔接在一起的直线,从这端拼死走到了那一端,才发现自己只是用原地错位的方向行进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后背的那方既朝向开头又是一再重复。
践踏着幼小的生命,让本体长成坚硬的顽固污垢。
在银时脑袋里思考了很多之后,那个穿着干净平整的人轻轻地把双手各自盖在了两个撕扯扭打在一起从而不得动掸的小鬼的头上。
温柔地,像抚摸刚出生的小猫那样揉了揉他们的脑袋。
“你们都留着力气去打天上的UFO吧。”
感受到头顶上像父母夸奖自己孩子时候的温和举动,两个小鬼瞬间呆住了。
他只用了一个动作和一句话,就制止了两个仿佛可以打到世界末日的小鬼的争执。
 
一个动作。
和。
一句话。
 
这就是松阳老师。
初次见面的时候,他和小鬼四人组相互说的不是:请多关照。
而是说:留着力气去打天上的UFO吧。
不过在说这句话之前,他给了在场的每一个小鬼脑袋上一记拳头。
 
“我叫松阳。”
那个衣服干净平整地长发男人对着四个乱七八糟脏得要命的小鬼说。
“以后就是你们的老师。”
一阵大眼瞪小眼的表情之后,率先发言的是银发小鬼。
“哟!你好松阳。”
“哈哈哈。松阳不错哎。一听就很像松阳的松阳……”傻头傻脑的发小鬼说。
“的确不错。跟辰马一比所有东西都没有错。”长发全部挡住了脸造成贞子造型的小鬼接腔道。
“哈哈,假发子的口吻很像金时哎。”
“哟,假发子,你可以改名叫贞子吗?”
“你也可以改名叫金时吗?还有,不是假发子是假发,不要随便在尾音上加‘子’啊!“
说完之后贞子小鬼停顿了一下,忽然气急败坏的跳起来吼。
“都说了好几遍不是假发是桂啦!”
一直保持着沉默的眼神凶恶小鬼终于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你们吵死了。”
“狗屁啊!!”
银时和桂几乎是同时转过身去冲着他大吼。
“我了不起也就属‘开朗’的范畴吧!跟某个说话次数比大便还少的人比较起来完全就是元气开朗积极向上!某个阴沉的家伙有什么立场来说我?“
“你这个家伙能不能稍微好相处一点,不好相处的话起码讲点道理啊,你自己不说话难道也不准别人说话了吗?”
“哈哈,假发子生理期。”辰马接腔。
“你才生理期!你全家都生理期!”
“假发你生理期也没用的,如果辰马说话能用对词语那么他就不是辰马啦。”
“……都说不是假发子更不是假发啊!是桂啊!小心我诅咒你们全家方圆十里的邻居全部集体变成假发和假发子!”
“一整个村子的假发吗,光想想就觉得非常壮观啊。”
“哈哈,没错。假发子万岁!”
“辰马你……”
……
松阳站在旁边看着三个小鬼越闹越凶。
他刚刚制止了一场不知源由的打架以及一场由草莓蛋糕引发的血案,结果不到十分钟他们又吵起来了。
让自己觉得刚才跟一群小鬼正经八百的自我介绍真是多余的举动。
正在松阳思考自己的行为是否多余的时候,那个眼神凶恶却极少发言的小鬼扯了扯他和服的袖子,喊。
“松阳老师……。”
一个看起来最凶恶最不好相处的小鬼,用最符合一个孩子的腔调喊。
松阳老师。
其余三个时常混在一起组成“落魄小鬼四人组”的小鬼一起惊讶地大张着嘴。
银时拐了桂一下,“这个家伙还是本人吗,内部材料给天人给替换了吧。”
桂机械地点点头,“大概……或许……可能……是本人吧。”
“好吧,我也来!”
辰马握起拳头壮志满满的跳起来指向天空,扯开嗓门大吼。
“松阳老师。我是阪本辰马,目标是:星辰大海!请多关照!”
“喂、喂……”银时只能发出两个无力的单音。
或许在辰马说前半句话的时候还有力气吐槽,但是在听完后半部分脑残的发言之后,他完全没有力气继续吐槽了。
“松阳老师,我是桂。愿望是——日本的黎明!”长发小鬼以自己一惯严肃正经地口吻自我介绍,然后对着双手高举向天空的同伴纠正道:“辰马,松阳老师在你旁边,没在天上,你喊错了方向。”
银时扶住额头。
最后一个没有倒戈相向的……呃,至少在他看来一分钟之前还没可能倒戈相向征兆的家伙就这样忽然跑到对面的阵营去了。
一时间,银时有些恍恍惚惚。虽然是不停的打来打去,至少在“面对大人”这一点上,大家是“一致对外”的。
难道人类这种东西身上所谓的“立场”就跟“坚定”这个词汇永远无缘吗?
“好吧……松阳老师……我是银时、坂田银时。”
喂、喂!最没有立场的不会其实是自己吧?
银时一边开口一边在心底大声的吐槽自己。
“辰马。桂。银时……”
松阳顺序确认了一遍三个小鬼的名字,但是还有最初第一个开口的小鬼的名字还不知道。
“你的名字呢?”松阳看着那个依旧拽着自己袖子的眼神凶恶的小鬼。
这个小鬼的举动和他始终很臭屁的脸完全联系不到一起,就跟他此后的行为一样毫无逻辑关系。
“我没有名字。”
 
当午后的天空高不可攀,遥远的得仿佛站在最高的地方也无法触及的时候,粉色与白色交叠在一起充满了私塾的后院。
银时打开拉门,伴随着细雨般的樱花瓣出现的是一颗短发的臭屁脑袋。虽然没有看到表情,不过只要看见那件醒目得要命的深紫色外裳就知道穿着它的主人长着怎样一张讨人厌的脸孔了。在臭屁脑袋旁边有一个扎着马尾的长发家伙,严肃端整齐的端坐着阅读课本。
假发那家伙修剪掉额前长得过分的刘海后,露出了清爽的脸孔,至少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立场可以吐槽他是贞子了。辰马那个家伙跟他们不一样,是有钱人家的小鬼离家出走的。松阳老师把他送回去后,顺便狠狠教育了他的父母没有尽到家人的责任。
目前的银时每天也都能吃到草莓牛奶和甜食……虽然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却使得“落魄小鬼四人组”可以像其它小鬼那样慵懒的坐在屋檐下面赏花。
“喂,你们两个看见松阳老师在……?”
银时的喊声骤然停在最后一个音节上,一块甘甜的樱花饼被精准的投进了他半张的嘴巴里。
银时把樱花饼嚼碎咽下去。
“味道不错,够甜,还有多的吗?”
怎么说也是在说话的途中被一个樱花饼给打断的,如果不抗议一下不符合银时的个人风格。
这时,银时才发现正坐的假发造型本身就带有鬼鬼祟祟的征兆。
至少正坐着读书的家伙应该面对有光线的这一面吧?但是假发却是对着身边的拉门,明显地光线不足。所以,读书什么的全部都是那个假正经的家伙装出來的。在假发旁边的那颗臭屁脑袋,则直接把脸贴到了拉门上。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以“不把视线从拉门上移开”做前提,精准地把樱花饼投进了银时的嘴巴里。
 “喂。你们在干嘛?”
银时好奇地凑上去,这次问到半途怀里就直接被塞了一整盘的樱花饼。
“闭嘴。”塞给他樱花饼的臭屁脸说。
假发很严肃地抬起头来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在没有甜食的时候银时或许是个很罗嗦的小鬼,而且依照他平时和臭屁脸相处的关系,这个时候是少不了要吐槽的。但是,现在他怀里有一整盘的樱花饼,在有甜食的时候银时就会变成一个好脾气超好的乖孩子。
银时嚼着樱花饼就地蹲下来一起凑在拉门上。
拉门微微开启着一条缝隙。
三颗脑袋几乎凑在一起。
门内是一间和室,有一个人正在午睡。
银时压低了声音道。“松阳老师?”
“……。”臭屁脸没有回答。
“嗯。”马尾头给了一个短促的单音。
“喂喂,偷窥不大好吧?”天然卷说。
“这是守护老师的忠诚大作战。”马尾头说。
“哈啊?什么叫‘守护老师的忠诚大作战’?松阳老师没有弱到需要假发守护的地步吧?假发你偷窥就偷窥不要找这种稀奇古怪的借口,你这样下去会长大了也会变成奇怪的大人。”天然卷说。
“不是假发是桂。”
“吵死了……”臭屁脸说。
“假发你就不能安静一点吗?”天然卷说。
“不是假发是桂。”马尾头说。
“最吵的就是你。”臭屁脸瞪了天然卷一眼。
“我一直在吃樱花饼。”天然卷无辜地宣布。
“独吞有违武士之道。”马尾头伸手拿了一个樱花饼。
“假发!你所谓的武士之道就是强取豪夺小孩子的樱花饼吗,你知不知道‘无耻’两个字怎么写?武士见得多了还没见过你那么无耻的。”
“你想死一次看看?”臭屁脸说。
“很耳熟的台词。”马尾头抚着下巴做思考状。
“那是一个身穿和服与水手服的动画角色……喂喂。你以为自己是‘地狱少年’啊?什么叫‘想死一次看看’?”
“闭嘴。如果真把松阳老师吵醒了,我就把你们两个……”臭屁脸瞪着他们。
“呃……”
“嗯……”
天然卷和马尾头接触到臭屁脸的杀人眼神时同时安静了。
又偷窥了一会儿,银时和桂开始觉得无聊,他们两个人默契的站起来,离开了偷窥的前线,撤退到距离松阳老师午睡和室稍微远一些的院子里。
到处都是飞舞的落樱,花瓣遮挡住阳光的瞬间,好像被反转的星辰夜幕。
“假发的目标还是‘日本的黎明’吗?”
“不。”
“喂、喂……当时是谁说得那么信誓旦旦啊?”
“既定目标是:日本的黎明,追加目标是:狂乱贵公子!”
“狂乱贵公子?有这种奇怪的东西吗?假发,你怎么又把目标定成了奇怪的东西了,实际一点啊实际一点,你看我的目标始终是各种甜食多么实际……”
缤纷的景色中,很多场景仿佛刚刚发生在昨天。
 
……
阪本想要星辰大海,桂想要日本的黎明,那么你呢?松阳老师问。银时你呢,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问这个干嘛?
说出來也没什么关系吧?
呃……如果可能的话当然是够吃到老死的草莓圣代、草莓蛋糕、草莓牛奶、草莓……
……除了甜食呢?
银时抓抓头上的卷发,硬要说有什么想要的……他还真想不起来。
其它随便吧……。
我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我要创造——日本的黎明!
喂、喂……别要这种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的东西吧,要一些更契合实际的东西吧。要不然我现在就让你名垂千古去吧!
哈哈哈。辰马傻兮兮地大笑:黎明好啊假发子的黎明太好了。
(众:好个屁!)
喂!这样不就更不切实际了吧。你知道“不切实际”四个字怎么写吗?你难道被笨蛋辰马给传染了?
会吗?
好了。有一个笨蛋辰马,一个白痴假发,我们这里什么都全了。不过好歹辰马知道自己是笨蛋,另外这个完全不知道自己也跟辰马同样属性。
我是很认真的——不是白痴假发,是桂。
虽然辰马是个笨蛋,但是他的星辰大海明显比什么日本的黎明要现实多了。
是吗?我觉得“星辰大海”更不现实。
只要弄条飞船去宇宙里溜达一下就是星辰大海啦!但是黎明什么的怎么可以要得来吗?假发你是营养不良吧,你是严重地营养不良吧?我把草莓牛奶借给你喝一口,只能喝一口啊,虽然我很舍不得草莓牛奶,但是我不忍心看你变成第二个笨蛋辰马。
我是很认真的——喂!不是假发是桂。
金时哎,也给我喝一口吧。
是借!只借假发喝。不是给他喝!而且我说过很多遍了根本没有金时这个人!假发是营养不良造成的智商下降,笨蛋辰马也会营养不良吗?你是天生的笨蛋好不好?补充营养也不会恢复正常的!放弃罢你!
……没错。
啊???刚才是不是那个没有名字的谁谁说了什么,他不会说什么的吧,我这是幻听吧,他只会恶毒的用一个词语来吐槽吧,比如什么“吵死了、闭嘴、一群白痴”吧?啊?他真的说了“没错”?
只有白痴才会想要什么日本的黎明。
(众:……。)
 
没有黎明这种东西。
有的。
没有。
有的。
没有。
有的。早晨有阳光的时候就有黎明。
没有黎明这种东西。
有的。
没有。
有的。
没有。
有的。早晨有阳光的时候就有黎明。
阳光照不到这里。
不。早上我还看见了。
那是假的。骗小孩子的。
我虽然是小孩子,但阳光是真的。
是假的。
真的。
假的。
真的。
假的。
真的。
假的。
真的。
 
如果真的有这种东西,我会站在第一个目睹日本的黎明来到的地方。
前提是——如果真的有。
如果笨蛋辰马真的拥有了自己的宇宙飞船,那么我也站在最接近星辰的地方好了。
还有……
 
什么?
说吧。大家都说了。
你这个时候才害臊吗?
哈哈哈,他害臊了。
 
如果天然卷以后没患“高血糖”,那么我就成为草莓牛奶公司的社长。
 
桂&银时:……。
辰马:哈哈。
银时:不觉得有点冷吗?
桂:黎明是没有冬天的……
银时:他是在说冷笑话吗?他是在说冷笑话吧。谁来告诉我他是在说冷笑话啊!说冷笑话不需要那么严肃的脸吧,也不需要这种眼神吧,难道你是认真的吗是认真吗。
 
……
回忆告一段落的时候,银时拉开嗓门大喊。
“高杉,我要草莓牛奶——”
正在专心偷窥别人睡颜地高杉忍不住小声怒道。
“你脚断了吗?自己去买!”
“我要高杉社长工厂里生产的草莓牛奶——”
……
 
还有一段回忆是这样的——
眼神凶恶的臭屁小鬼说:我没有名字。
松阳老师温和地抚了抚那个小鬼的头顶。说。
我想到一个适合你的名字。
 
高杉晋助。
 
跟松阳一样,是一种扩展开枝叶长得苍天挺拔的树木。
可以生长在最接近星辰的山顶,也可以第一个迎来清晨的曙光。
高杉。
它是可以独立生长,却又想站在同伴身边的植物。
 
各种与天色不相容的金属飞行物漂浮而过,直到夜幕降临,那些金属家伙的身上亮起了从地面看起来犹如萤火的缤纷色彩。
拥有纯粹皓月光芒的星辰们就这样失去了锋芒,变得暗淡,变得毫不起眼。
“那个是猎户座吧。”穿着干净整齐的大人说。
他似乎不懂天文常识,所以语气里带着隐约的疑问。
一个大人在一群小鬼面前露出了不确定的神情,这让天然卷小鬼忍不住露出了鄙视的白眼。
“喂喂,是巨蟹吧巨蟹!”
“那是仙后座。”
“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辰马完全没受影响,开始对着满是UFO的天空大喊。
“相比夜晚我还是比较喜欢有阳光的白天。”刘海长得乱七八糟完全遮住脸的小鬼说。
“我的目标是——日本的黎明!”
“真受不了这种一脸正经地说话不知所云的家伙,小鬼而已不要学大人的那一套造作的风格好不好?还有你是透视眼么你真的是透视眼么?不然为什么隔着那么长的刘海你还能看见星星啊,你的眼睛到底是用什么做的啊!”
“真吵……。”眼神凶恶的小鬼说。
“哈哈……UFO的照明灯太亮啦!我都看不见星星啦!”
“笨蛋辰马眼神好,帮忙找颗流星出來给我许愿——我要很多很多的草莓牛奶!”
“快点出太阳吧。”
“一群白痴。”
“狗屁啊!”
“去死啊!”
“你知道什么是礼貌吗?”
 
松阳老师,高杉说没有黎明这种东西。
松阳老师,如果只是太阳的话到处都是相同的。
 
但是黎明不一样。
它是第一线的曙光。
是最容易错过的太阳。
 
那……
是不是……我们的黎明始终不会到来?
 
……
看见再次开始發呆的银时,桂终于忍不住吐槽道。
你可以终止无聊的长篇回忆吗?
银时露出不像小孩子的笑容。目标转向那边还在锲而不舍坚持偷窥的臭屁脸。
 
“我要草莓牛奶!高杉晋助听见了吗?”——这个是银时。
“我去寻找日本的黎明啦!高杉你要一起来吗?”——这个是假发。
(桂:不是假发是桂。)
“我的目标是:星辰大海!”——这个是笨蛋辰马。
“…………。”——这个是高杉晋助。
 
高杉现在很后悔,当时如果不说什么看黎明看星辰还有社长之类的就好了。
不过事实上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给他后悔自己曾经做出的种种发言,一切的一切思维框架都被那个温和的声音打断了。
 
“高杉,你蹲在门口做什么?”——这个是松阳老师。
 
午睡醒来的松阳老师声音很好听,就像那个时候的回答。
高杉大难临头地跳起来,木屐都顾不上踩就蹿进院子里。
 
是不是……我们的黎明始终不会到来?
松阳老师摇头。
大家心中各自有着不同的黎明。
 
当你相信别人。
当你保护同伴。
当你握紧自己期盼的梦想……
这就是属于你们的黎明曙光。
 


——————————我是吐槽的分割线——————————
啊啦啦啊啦啦啊啦啦(重复一百遍)……
听着DOES的新歌<陽はまた昇る>写完的。DOES真的不是为了GINTAMA而打造的专职乐队么真的不是么真的不是么?无论如何<修罗>开始到<昙天>之后地位完全不可动摇的样子(只是在你自我的心目中罢!)。
此文只是纯粹想证明(松阳老师劳资爱你!)咳……俺偶尔还是有鸡血点这种东西的(喂)。本来似乎(喂)是以总督为剧情主线视角,然后不小心就变成天然卷了?或许是因为台词控发作,也可能我始终是站在银时这边的?(不明ING)接着又不小心变回去了?……主线是给你转来转去用的吗?
不过……这个剧情是5P么?
……
滚啊!
滚啊!
滚啊!
……

同人糟糕 | trackback(0) | comment(0) |


<<旅游必须 | TOP | 掠影>>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ciulid.blog72.fc2.com/tb.php/3-7886c7ff

| TOP |

正在戰鬥

本站LOGO↓↓↓推薦直連

[銀魂]攘夷中心本,正式開催。

[蟲師]死蠢認真本,繼續跳票。


狗屁不通

Ciulid

Author:Ciulid
人生真的太痲煩了。

ciulid★gmail.com(★-@)

死蠢入髓

便捷敲擊


傳送通道

失物招領

敲擊這裏抓走此盃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